<table id="bcowt"><th id="bcowt"><big id="bcowt"></big></th></table>
    濱州市無棣新聞網 > 教育新聞 > >專訪《余罪》原作者常書欣:沒有野心 不做IP
    教育新聞

    專訪《余罪》原作者常書欣:沒有野心 不做IP

    時間:2019-01-11 22:02作者:admin打印字號:

      提起常書欣,有人可能得愣一下,但是說起《余罪》的作者,很多人恍然大悟,“噢,原來是他。”2016年現象級網劇《余罪》大火之后,這個至今仍在山西一個小縣城里默默寫作的網文大神被除了讀者之外的更多人所知道。2017年,同樣由他作品《黑鍋:我和罪犯玩命的日子》改編的影視劇《警察鍋哥》強勢登陸熒屏,并在收官之際傳出即將籌備拍攝第二部的消息。在收獲“最佳IP改編劇之一”稱贊的同時,《警察鍋哥》也讓觀眾目光再一次聚焦到了原著作者常書欣身上。

      從曾經誤入歧途的“壞孩子”到多部作品影視化的網文大神,常書欣還是常書欣,只不過時間已經過去了20年。這20年里他與形形色色的人打過交道,也曾因為案底更換過數十種職業。這些經歷讓常書欣很早就意識到普通人與罪犯之間往往只有一線之隔,在那段為生計所迫的歲月里,他常常可以看見一個人最赤裸的渴望,以及最原始的人性。

      “文章憎命達”,那段生活給了他一些難忘的苦頭外,還為他留下了豐富的閱歷。在他的《警察鍋哥》中,許多情節都來源于自己的日常。比如,他會把自己當廚師時和人打架的經歷加進去,又或者是隨手把朋友的名字當反派用,就連男主角簡凡的人物設定,也是將他曾經的“大師傅”身份與對警察的了解相結合,才誕生了這么一個廚子警察。經歷過各式各樣的人情冷暖,在別人那兒要靠閉門造車憋出來的生活橋段,于他只不過是一段信手拈來的人生故事。

      這位經歷傳奇的網文作者“老常”在接受北京晨報記者采訪時,其耿直又不失幽默的回答里,也依稀還能找到一些“鍋哥”簡凡的說話風格。談起《警察鍋哥》的原著開始連載時,他說他會因為書迷的怒罵躲起來不敢露面,也會和讀者一樣為人物的犧牲而感動落淚,出名后也依然保持著自己的創作節奏,自由徜徉在屬于“老常”的文學世界,而不想“打造IP”。“可能我缺乏點野心吧,我更喜歡寫作,更喜歡從文字中找到享受。”

      對話<<

      談經歷 當過大師傅 和人打過架

      北京晨報:《警察鍋哥》男主角簡凡的身份兼具廚師和警察,關于警察題材你經驗很多,但廚師這一塊的經驗你是怎么獲得的呢?

      常書欣:有一段時間我同時做好幾種工作,什么掙錢就干什么。比如賣菜,季節性很強,秋冬賺錢,夏季就一般了。比如賣書報,就是學校開學一兩個月的時間做,后來也當過大師傅,當廚師的經驗就是這么來的。

      北京晨報:在創作《警察鍋哥》原著小說的過程中,有沒有發生什么好玩有趣的事情被加入進去當素材的?

      常書欣:有,我當大師傅和人打架那段給加進去了。還有個朋友,我隨手把他的名字用成反派了,他到現在都耿耿于懷。

      談寫作 早已是“大神” IP非初心

      北京晨報:在《警察鍋哥》原著連載的時候,你的讀者有沒有給過你印象比較深刻的反饋?

      常書欣:有,小說連載的時候,劉香莼(劇中簡凡的初戀女友)出軌那章,讀者書評區幾百人開罵,我嚇到躲起來不敢露面了,《小漳河之戰》一章后,很多書迷留言哭得稀里嘩啦的,我也沒敢露面,其實那章把我自己也寫哭了。

      北京晨報:你現在的創作節奏是怎樣的?成為“大神”以后對你的創作有什么影響?

      常書欣:沒影響,這部劇從2011年開始磨到了現在,它沒出來時我就已經是“大神”了,其實就多了這么一個稱呼而已,沒什么變化。

      北京晨報:說起科幻題材,人們會想起劉慈欣的《三體》三部曲;說起考古題材,人們會想起天下霸唱的《鬼吹燈》系列和南派三叔的《盜墓筆記》系列,你有想過要在警察題材的小說里也打造一個這樣的IP帝國嗎?

      常書欣:沒有,我現在還生活在小縣城,可能我缺乏點野心吧。我在寫作,不是在打造IP,如果往那個方向走就不是我的初心了。我喜歡從文字中找到享受,而不是給自己定一個宏偉的目標,讓自己難受。

      談作品 要有市井氣 也要煙火味

      北京晨報:有人說“成熟”與“妥協”是你小說的關鍵詞,對于簡凡這個角色,你有給他加入一些類似的元素嗎?

      常書欣:有,但他的閃光之處在于,在成熟和妥協之后,還堅持自己的初心,也就是所謂的底線,這是最重要的,或者也可以說這是他身上理想化的元素。

      北京晨報:如果要給《警察鍋哥》賦予一種氣質,你覺得應該是一種怎樣的氣質?

      常書欣:市井氣、煙火味。簡凡首先是一個普通人,一個有私心有欲望的人,其次在成長中才有了他的信念、他的理想。而這些無論什么氣質,都要根植于他的生活。

      北京晨報:小說在進行影視化改編時必然要經歷刪減改動,有沒有哪些橋段是你特別喜歡、無法割舍的?

      常書欣:其實原著中有一段小漳河之戰,陳十全帶隊圍捕齊樹民,戰友犧牲,這個橋段過后才是簡凡作為警察真正成長和成熟了,可惜被刪掉了。

      談改編 不想做編劇 最缺好故事

      北京晨報:你覺得相比小說,電視劇的敘事節奏有什么不同?你有想過當自己小說的編劇嗎?

      常書欣:不太想,劇能夠表現的東西有限。而且劇能表現出來的東西,集中在演員、環境、畫面上,和文字的張力不同,我更喜歡徜徉在文字間。

      北京晨報:網絡文學從被主流文學排斥到成為影視改編新寵,你是如何看待這個改變的?有為影視劇創作的想法嗎?

      常書欣:網絡寫手來自各行各業甚至無業,多數非科班出身,所以很多都是野蠻和自由成長起來的,恰恰這種原生態,會有影視最缺乏的東西,它叫故事。我沒有為影視劇專門創作作品的想法,但是我創作的作品大多變成或即將變成影視劇。其實沒必要刻意,你寫出來的故事足夠打動人,那就不存在專門創作的問題,影視行業缺的,可能就是能觸動觀眾的故事。

      人物簡介<<

      常書欣

      山西人氏,國內警匪、刑偵類題材代表作家,每一部作品都受到專業警察的建議和指點。2016年,常書欣的作品《余罪》暢銷100萬冊,在國內掀起閱讀狂潮,制造了前所未有的文化現象,被譽為近年來原創小說中最亮眼的口碑之作。

      網友說劇

      ◆《警察鍋哥》我看到了第七集,最大的感覺就是該劇的編劇尊重了原著的內容,盡管把楊紅杏去掉了,盡管把小說中28歲的胡麗君弄成了像48歲的大媽,在劇中顯得有那么些風塵味,但在主要情節上還是遵循了原著內容,尤其體現在將小說中與主題不太緊密的內容進行了取舍,包括一些人物的刪減與結合。簡凡的廚師經歷,劇中涉及的不多,主要還是體現在案件的偵破上。所以才叫警察鍋哥,而非廚師鍋哥。單從小說的質量來看,《余罪》是老常創作的一個巔峰,這個巔峰可望而不可即。《黑鍋》的創作在《余罪》之前,可以將其看作是老常的一次試水。——波斯貓子

      ◆《警察鍋哥》劇情緊湊,大致情節忠于原著,雖然刪了很多人物、劇情和案情推導過程,讓人看起來有點突兀不連貫,但已經是改編得比較好的了,沒有其他小說改編的拖沓和面目全非。——“2”

      北京晨報記者 韓英楠

    上一篇:指尖上的船王:癡迷古船40載 只為做好一件事
    下一篇:洛陽澗西:文化基因成老工業區升級“催化劑”
    博彩评测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