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id="bcowt"><th id="bcowt"><big id="bcowt"></big></th></table>
    濱州市無棣新聞網 > 社會新聞 > >90后中醫博士:我喜歡西醫 但我更愛中醫 會替她發愁
    社會新聞

    90后中醫博士:我喜歡西醫 但我更愛中醫 會替她發愁

    時間:2019-01-11 14:33作者:admin打印字號:

    竇豆正在為患者看病。劉昶榮/攝

      竇豆正在為患者看病。劉昶榮/攝

      初中就立志學中醫的竇豆,2018年11月17日終于獨立出門診了。竇豆當天的門診時間是從下午1點半開始,可是由于興奮、緊張,她上午9點多就來到醫院開始做準備工作。“10多年了,我一直盼著這一天。”竇豆對記者說。

      竇豆目前在北京中醫藥大學讀博士一年級。為了避免第一次出門診沒有人來看病的尷尬,平時很少發朋友圈的她,寫了一個近300字的出診信息,3天之內在朋友圈發了兩遍,詳細告訴大家醫院的地址,并按照老師的建議,把她在北京中醫藥大學獲得的本科畢業證、碩士學位證、碩士畢業證,以及在中日友好醫院獲得的住院醫師規范化培訓合格證書一并發在了朋友圈里。

      竇豆出診當天,一直到晚上6點多才看完所有掛號的患者——基本都是親朋好友。當最后一個患者問診結束時,醫院藥房、掛號室都沒有人了。由于竇豆出診所在的醫院是基層社區中醫醫院,晚上沒有急診值班,當她離開時,整個醫院黑咕隆咚,她不得不打開手機的手電筒摸索著從側門出去。

      其實當天下午,竇豆只看了13位患者,平均每個患者的看病時間約半個小時。在診室門外面等著竇豆出診結束后一起吃飯的老同學,吐槽她看病看得慢。

      她解釋說:“可能是因為我第一次看病不太熟悉醫院的流程,所以慢了一些,但是我以后也不想加快看病的速度。”坐診一下午,竇豆只上了一趟廁所,滴水未進。回去的路上,已經很疲憊的竇豆,邊開車邊說出了一位很有名的醫學前輩的醫患關系理念:“醫生和患者的關系從好到壞分為五種,分別是:待患者如親人、待患者如熟人、待患者如患者、待患者如路人、待患者不當人。”

      “把患者當親人是很難的,我最起碼要做到第二檔,待患者如熟人。”竇豆說,“我很羨慕古時候的醫生,除了那些‘游醫’,醫生基本上只看一片兒地區的患者,就是恨不得這個患者的爺爺也是同一個醫生給看病。”

      所以,竇豆希望在看病的時候,可以和患者有細致的溝通,與患者成為熟人。“以后如果去了大醫院可能會比較難,現在在社區醫院就盡量這樣做。”當天下午,醫院給竇豆隨機分診了一位患者,這是她當天下午真正意義上的第一位患者,竇豆在給患者看完病以后,患者的妻子也表示想下次來找她扎針灸,但是時間有點不合適,竇豆就把自己的手機號和微信號留給了對方,告訴她可以提前打電話,溝通看病時間。

      放棄北大,只為中醫

      上北京中醫藥大學學中醫,是竇豆初中時的理想。2010年高考時,她便篤定地報考了北京中醫藥大學,最終她的高考總分636分,高出當年北京大學文科提檔線4分。在此之前,竇豆有資格參加北京大學自主招生,但是她也婉言謝絕,理由是“北京大學沒有我想學的專業。”

      竇豆高考那年,有一家媒體把她當時的這段經歷報道了出來。八九年過去了,幾乎每年高考的時候,這篇文章都會被拿出來轉發一輪。竇豆今年能到醫院出門診,也是由于醫院的院長今年看到了這篇文章,聯系了她。

      時至今日,再問竇豆當年的選擇,她還是同樣的回答:“大學的好壞不重要,關鍵是要看專業,想學什么專業就要去那個專業最好的學校。”這是竇豆姥爺給她的教導。她小時候有一次生病,姥爺為她按摩穴位緩解了疼痛,讓竇豆第一次感受到了中醫的神奇:不用打針吃藥,就能消除病痛。

      姥爺是竇豆的中醫啟蒙人。竇豆小學的時候先后讀了《家庭常用按摩穴位圖》和老年大學教材《一百天學中醫基礎》。到了初中,正值“中醫是偽科學”的輿論甚囂塵上之時,竇豆無法接受自己喜愛的中醫被大眾如此誤解,便決心要學中醫,為中醫正名作出自己的貢獻。

      立志學中醫之后,竇豆便有了更多的實際行動。她找到了同學的媽媽——北京師范大學校醫院的中醫醫生孫春曉“拜師學藝”。孫春曉帶著初中生竇豆開始學習大學教材《中醫基礎理論》,并且要求她背方歌。竇豆說:“因為我比較懶,自律能力差,所以我學習的方法就是找一個老師,督促我往前走。”(方歌就是中藥方劑的組成、劑量、功效等內容編成的歌訣,是中醫傳承和中醫教學的主要內容之一——記者注)

      當時,孫春曉每周五檢查竇豆背方歌的情況,“雖然我自詡很愛中醫,但是孫阿姨周五檢查,我都是周四才背,有時候甚至周五早晨起來才背。”竇豆笑著回憶自己當初的經歷。

      孫春曉要求竇豆每周背3~5個方子,基本上是每天一個的量。但是因為竇豆都積攢到最后一天背,所以“每到周四,時間緊張得不行。”竇豆會把這些方子像英語單詞一樣寫在一個卡片上,然后利用周四早晨跑操的時候背。

      竇豆現在還記得,自己當時背的第一個方子是麻黃湯,“麻黃湯中用桂枝,杏仁甘草四般施。”竇豆回憶說,就這兩句話,當時背了一個晚上,“不像背古詩,它有一個意思在里面,但是藥方就沒有,麻黃湯中用桂枝,也可以用杏仁,也可以用甘草啊,就是沒有道理可講,只能硬著頭皮背。”

      上了高中后,經孫春曉介紹,竇豆找到了北京中醫藥大學護國寺中醫醫院退休專家李澍蒼,跟隨他出門診。“第一次去見李爺爺,他忙得顧不上理我,我就悄悄坐在一邊,把他說的話全記下來。其實來之前我就想好了,就算把我轟出去,我也會再來。”后來,周圍的醫生護士開始喊他們“爺孫倆”了。遇到患者詢問:“這個小姑娘是您的徒弟吧?”李澍蒼笑著點頭。

      竇豆高中就讀于北京師范大學第二附屬中學,當時學校里幾乎都知道有個很喜歡中醫的女孩叫竇豆。后來高考時,竇豆放棄北京大學的機會,她媽媽也曾開玩笑地對她說,你考上北大,我們大人臉上多有面子啊。但是由于竇豆的篤定,媽媽還是尊重她的意見,只要女兒快樂就好。

      竇豆告訴記者,今后自己的孩子也是如此,快樂就好,喜歡學什么專業就去學什么專業,“我不會勸孩子學醫的。”

      高中生的中醫實踐

      興趣是孩子最好的老師。竇豆用她在高中時的另一項成績說明,興趣會對孩子的成長有多么巨大的推動。

      2018年8月,教育部、國家衛健委共同起草《綜合防控兒童青少年近視實施方案(征求意見稿)》,征求意見稿規定,將兒童青少年近視防控工作、總體近視率和體質健康狀況納入政府績效考核指標。

      早在2008年,竇豆讀高一時,她便用自己掌握的中醫知識,通過問卷調查、專家評估、采集對照組數據等相對嚴謹的方法,制定出一套中醫理論指導下的眼保健方法。這套《高中生眼睛保健方法的探索與研究》成果,獲得第29屆北京市青少年科技創新大賽一等獎,為竇豆的高考成績加了10分。

    上一篇:緬懷顧方舟:是“糖丸爺爺” 也是“策略大師”
    下一篇:19歲少女“隆鼻致死”案和解 衛計局:仍將查清死因
    博彩评测网